道指将通用电气踢出 122年的辉煌去哪儿了?
配资知识
隆源配资牛网股票配资-金股网配资-宜宾股票配资
DViRuPg
2020-05-25

美国当地时间19日下午,道琼斯标准普尔-琼斯指数宣布,工业巨头通用电气将被移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由*店连锁店Walgreens Boots Alliance取而代之。6月26日正式生效。

截止发稿,GE中国公关向《商学院》记者称,尚未接到总部对退出道指一事的官方声明。

标准普尔道琼斯指数指数委员会主席兼董事总经理大卫-布里兹(David Blitzer)在周二的声明中解释说,“美国经济已发生显著变化:消费者、金融、医疗保健和科技公司在如今更加突出,工业公司的相对重要性变得更低。今天对道琼斯工业指数成分股的调整,能够让该指数更好的测量整体经济和股票市场。沃博联成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成分股,更能代表美国经济的消费者和医疗保健部门。”

通用电气是道指30只原始股之一,在1896年推出道琼斯工业指数时,通用电气便是成分股之一,且自1907年以来一直都是道指成分股之一。但在过去的三年里,随着公司改革业务,其股价累计下跌近60%。

1882年,查尔斯-道和爱德华-琼斯两个新闻工作者创办了一份刊物,名为《客户下午信札》(Customer‘s Afternoon Letter),为纽约股票交易所(NYSE)和美国股票交易所(AMEX)的投机者提供金融信息。

1884年,为了招揽订户,查尔斯-道首先提出了“指数”的概念,决定编制一种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即“道琼斯铁路业指数”(今天的“道琼斯运输业指数”)。当时铁路公司是蓝筹股,且具有垄断性质。

1889年,刊物改名为《华尔街日报》。1896年5月26日,查尔斯-道发布了他编制的第二个股票指数----道琼斯工业指数。这个指数包括12种当时最有影响力的工业股票,计算方法很简单,仍然是把12种股票的收盘价加起来,然后除以12。

第一次发布的道琼斯工业指数中就包括通用电气公司。

道琼斯系列指数日后成为全球三种最有影响力的股票指数系统之一,其他的两个为标准普尔系列指数以及摩根士丹利国际资本(MSCI)系列指数。其中,道琼斯系列指数中的工业指数是最权威、最有影响力的市场指示器。

一直以来,GE引以为豪的事之一就是在百年里始终是道指里唯一没被剔除的成份股。

跌跌不休的股价

自从2015年以来,其股价、现金流和利润预期下跌了约50%。

GE在2017年全年营收1221亿美元,同比-1%,利润率-5.7%。

2017年第四季度,亏损高达100.1亿美元,而去年同期还盈利34.8亿美元。2017年全年,GE股价累计下跌45%,市值蒸发了1000亿美元。

其核心工业部门的资本回报率从2007年的20%缩水至2017年的5%。医疗板块在GE的所有业务中表现还算亮眼,贡献了191亿的营收,同比+5%。

2018年1月,GE透露其金融部门因保险业务储备金方面的调整,出现150亿美元的巨大资本缺口。

2017年6月初,通用电气第9任董事长兼CEO杰夫·伊梅尔特(Jeffrey R. Immelt)宣布其将于2017年年底离职。

新任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约翰·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显然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回力。2017年11月公司宣布,将削减一半股息,从0.24美元减少至0.12美元。这是该公司自金融危机以来第二次减少派息。在其百年的发展史上,只经历过两次削减股息分红,分别是1938年和大萧条时期的2009年。同时他宣布进行大规模重组,保留原有的医疗、飞机以及能源业。

自2018年1月5日18.54美元的收盘价以来,6月19日股价仅为12.95美元,半年间跌去近30%,成为道指中表现最差的股票。

近来唯一的亮点是,2018年4月20日通用电气公布的一季度财报,由于航空、医保、可再生能源和交通运输业务增长强劲,业绩远超华尔街预期。公司股价当天收涨3.93%,以14.54美元报收。

其中航空部门收入增长7%,医保部门增长9%,燃气涡轮需求下滑,电力部门订单总额下跌29%,营收下跌9%,业务利润大跌38%。油气部门调整后利润大跌30%。

约翰·弗兰纳里在财报中评述,“在执行2018年计划的道路上,第一季度是我们向前迈出的一步,我们也看到了取得进展的迹象。工业利润、自由现金流和利润率都在逐年提高。我们把工业结构成本降低了8.05亿美元,并有望在2018年实现20亿美元的成本削减目标。”

GE的问题在哪里

随着伊梅尔特的离任,GE副董事长 Comstock、Rice、Bornstein也在2017年底离任。

Beth Comstock是第一位女性副董事长,在GE工作28年,任职CMO(首席市场营销官)。

她是GE数字化工业的开创者,领导推进了“数字化第一”的策略,协助GE转型数字化。在她的领导下,公司的品牌价值一度高达440亿美元。

负责全球增长的John Rice在GE工作39年,CFO Bornstein曾经被看作是伊梅尔特的潜在接任者。

这些都是伊梅尔特内生有机增长策略的支持者,依靠自身的创新驱动来引领市场。

对于伊梅尔特班底出局的原因,业界有说法,认为GE缺乏的是执行力,而非创新的战略,甚至跟随的策略也好过超出市场需求的创新。

华尔街激进的投资者需要激进的成本缩减计划,显然不再欢迎伊梅尔特派系的人马,他们要的缩减成本,而不是创新,需要砍掉那些对落后业务怀有情感的老人。到2018年底,GE需要削减20亿美元的成本。

为了节省公司开支,GE开启了卖卖卖的模式,由Flannery主导——卖掉大部分商务机,终止向高管提供专车接送服务。2016年伊梅尔特在私人飞机差旅上花费了25万美元,其他高管则花费了7.5万美元。

为了节约成本,与有机增长策略相关的中国研发中心也被裁撤,一手创立该研发中心的全球副总裁陈向力离职。有内部人士曾提到,中国研发中心的工资已经高过印度。

另一个让GE烦心的是在不恰当的时机收购阿尔斯通,2015年,GE以123.5亿欧元的价格收购阿尔斯通时业界还是普遍看好的。

据McCoy Power Reports数据统计,2014年,GE燃机订单容量占据全球燃机订单量的51%,在GE重新回归制造业的大战略下,两家公司合并后GE将继续扩大其在燃机领域的领先优势,并凭借阿尔斯通在余热锅炉、汽轮机及联合发电业务链中的优势为客户提供电厂全生命周期最低的成本和更高的效率。

但没想到的是,在最错误的时间GE下错了注,并没有实现预期中的增长,电力部门订单总额在2017年下跌29%。

对于GE衰退的深层原因,今年初《经济学人》的一篇文章做了一个概述。指出其八大问题。

其核心点在于,公司内部各方都声称自己贡献了销售额,成本是由别人的问题造成的。

这些问题包括,GE缺少衡量绩效的一致标准。采用18个定义来衡量集团的利润和现金流,这导致大部分利润及自由现金流衡量结果之间都存在巨大差异;GE的七大业务部门(例如电力或航空)被容许使用一个会让结果比较好看的利润定义,将数十亿美元的所谓一次性成本刨除在外。这些部门的总利润几乎是公司利润的两倍;杠杆水平高,不关心投资回报等等。

这是大公司的通病,伊梅尔特时期曾大力推广精益创业的方法,意在让公司瘦身,但功未成身先退,把所有的问题留给了继任者。

另附:道琼斯工业30种工业股原始成员

1.联合化学公司(Allied Chemical)

2.美国制罐公司(American Can)

3.美国熔炼公司(American Smelting)

4.美国制糖公司(American Sugar)

5.美国烟草公司(American Tobacco B)

6.大西洋(4.370, 0.13, 3.07%)精炼公司(Atlantic Refining)

7.伯利恒钢铁公司(Bethlehem Steel)

8.克莱斯勒公司(Chrysler)

9.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

10.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11.美国通用号志公司(General Railway Signal)

12.古德厘奇公司(Goodrich)

13.国际收割机公司(International Harvester)

14.国际镍公司(International Nickel)

15.马克卡车公司(Mack Truck)

16.纳什汽车公司(Nash Motors)

17.北美人公司(North American)

18.派拉蒙影业公司(Paramount Publix)

19.波斯塔姆公司(Postum Incorporated)

20.美国无线电公司(Radio Corporation of America)

21.西尔斯罗巴克公司(Sears Roebuck & Company)

22.新泽西州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N.J.)】

23.德州公司(Texas Company)

24.德州海湾硫磺公司(Texas Gulf Sulphur)

25.联合碳化物公司(Union Carbide)

26.美国钢铁公司(U.S. Steel)

27.胜利留声机公司(Victor Talking Machines)

28.威斯汀豪斯电气公司(Westinghouse Electric)

29.伍尔沃斯公司(Woolworth)

30.赖特航空工业公司(Wright Aeronautical)。

来源:商学院